峨堡资讯>时事 >通讯:三峡库区深度贫困乡的脱贫嬗变

通讯:三峡库区深度贫困乡的脱贫嬗变
发布时间:2019-12-01 10:48:35   作者:匿名

图为重庆石柱县钟毅镇,一个养蜂人看着一个蜂箱。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新华社重庆9月26日电-三峡库区深度贫困村扶贫工作的演变

作者刘祥林

重庆石柱钟毅镇63岁的养蜂人谭文祥今年饲养了近30箱蜜蜂,年收入约为3万英镑。这对老夫妇的收入比2017年前增加了三倍。

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位于三峡库区中心,是集少数民族地区、三峡库区、革命老区和武陵山为一体的特殊县,贫困地区毗邻。今年4月底,它正式退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

图为重庆石柱县钟毅乡花溪村脆桃基地。柳树照片

2017年8月,重庆市参照国家认定深度贫困县标准,准确认定了全市14个重点县的18个深度贫困乡镇,并对深度贫困地区“宣战”,以啃最后一块“硬骨头”。石柱县钟毅乡是十八个特困乡镇之一。当地基础条件薄弱,贫困原因复杂,扶贫成本高,脱贫极为困难。

谭文祥住在钟毅镇,那里人口稀少,有多种蜂蜜植物。然而,由于落后的交通和无法开放市场,蜜蜂农民基本上销售自己的产品。2017年,石柱县开始大力扶持蜂蜜产业,钟毅乡为此培育和引进了25家蜂蜜加工厂,并把蜂蜜产业列为高山地区绿色产业发展的龙头。

从2017年开始,钟毅镇全面开展反贫困运动,重点是基础设施建设、医疗保障、扶贫搬迁、工业扶贫、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等措施。石柱县扶贫办主任何德华表示,钟毅乡在过去两年加快了房屋改造和道路建设,建立了蜂蜜、酥桃等特色产业,通过电子商务营销开拓市场,改变了没有主导产业和集体经济的“空壳乡”的面貌。当地人把三个特色产业组合成一句话来摆脱贫困:敢于吃苦黄连,不怕辣椒,事后尝甜蜂蜜。

原有的极度贫困的村庄现在充满了新的发展机遇,吸引了许多农民工返乡创业。刘奕宏的家住在半山腰。房子前面是一个占地217亩的脆桃种植基地。43岁的刘奕宏在重庆渝北区的一家家具厂当木匠。去年夏天,他回到家乡,投资超过13万元把家乡改造成一座农舍。

“现在我家乡的基础设施很好,我更喜欢在家赚钱。”刘奕宏说,该地区是重庆主城区周围的避暑胜地,在高峰季节,住房往往供不应求。据钟毅乡镇负责人刘登峰介绍,在过去的两年里,该乡已经有78户这样的乡村招待所或乡村旅游接待户,推动了产业从“单一产品支持”向农业旅游一体化的深度调整。

伴随着工业扶贫的是通过教育进一步促进扶贫。根据钟毅镇政府提供的资料,该镇有414名贫困家庭学生,6名义务教育学生因严重残疾无法正常入学。石柱县教育委员会主任阮文彬表示,钟毅镇的小学通过走访村庄和家庭了解贫困状况,实现了学龄儿童入学率100%,贫困学生补贴覆盖率100%。所有接受义务教育的严重残疾学生都被送回家。

记者看到钟毅乡小学校园中央矗立着一栋五层教学楼。暑假期间,原来的水泥运动场铺上了塑料跑道,操场上新安装了led显示屏。学校还扩建了原来的食堂,增加了学生用餐区。据学校介绍,利用扶贫资金,学校还在暑假期间新建了两个在线教室,与城市地区的学校共享教育资源。“没有一个学生因为贫穷而负担不起上学的费用,也没有一个学生因为上学而贫穷。”阮文彬说。

刘登封向记者透露,钟毅乡建立了村干部、村干部和辅助干部网格动态监测机制,每月覆盖民生保障问题的调查、监测和整改的各个方面。今天,钟毅镇坚持“不降标准,不增食欲”的原则,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解决“两不担心,三保证”的突出问题,确保消除贫困更有信心。两年内,未脱贫的城镇人口从217户667人减少到46户121人。2018年,全乡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9147元,同比增长23.2%。

钟毅乡的演变是当今重庆许多极度贫困乡镇的缩影。今天,重庆18个极度贫困的乡镇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新建和改建农村公路1215公里,172个行政村153辆公交车;已经建立了293个4g基站,以实现4g网络信号的全覆盖。调整和优化粮食经济作物结构,发展特色高效农林经济作物。在所有极度贫困的乡镇中,经济作物的比例超过50%。建立了21个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297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和118家龙头企业。我们建立了“龙头企业+村集体经济组织+合作社+农民”的发展模式和利益联结机制,带动了7000多名农民...

重庆市扶贫办公室主任刘贵忠在重庆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透露,自2017年以来,重庆市已尽一切努力解决围绕“四深力量”的贫困乡镇“两无忧、三保”的突出问题。截至2019年7月,重庆18个极度贫困乡镇的贫困人口减少了22,810人,85个贫困村实现了“逐村销售”。贫困率从2015年的18.24%降至2.13%。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快3投注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