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堡资讯>社会 >故事:3任娇妻都被杀,尸体上的字让他恐惧:20年前报应来了(

故事:3任娇妻都被杀,尸体上的字让他恐惧:20年前报应来了(
发布时间:2019-12-02 10:51:01   作者:匿名

三个妻子都被杀了,尸体上的话吓坏了他:20年前报应来了(第一部分)

消息传开后,谢春堂开始躲在暗处,盯着孙子们。

白天,太阳底下的一切都很正常,就像一个平静的湖,但是没有人知道下面的暗流是如何涌动的。

晚上,五个人忘记休息,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在他们中间。如果凶手真的得到了消息,为了保险起见,不会耽搁,今晚一定会开始工作。

五个人的位置,视线正好可以围绕着孙家父子两个房间。其中,SEAO在顶端,可以一览全景。他有最好的轻功,如果他发现什么,他可以及时通知其他四个人。

日落之后,越来越少的人在太阳房里散步。夜渐渐黑了,白天嘈杂的庭院很安静。一天结束时,院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开着灯的房间。

当SEAO使劲挤压大腿以对抗睡意时,孙庆辉的门突然打开了。SEAO立即醒来,藏在屋顶后面,以防被发现。SEAO对孙家的功夫一无所知,但他确信知道这种功夫的人会非常警觉,不会容忍任何松懈。

孙庆辉向前走的时候,苏羽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鹅卵石,朝其他几个人的位置射去。

写完信后,SEAO在屋檐下穿梭,与孙庆辉保持适当的距离。

孙庆辉脚步有些急了,SEAO艰难地走了过来。显然,他的脚力超出了人类的能力。他似乎走得很顺利,但转眼间他已经走得很远了。幸好谢春堂其他几个人偷偷从其他方向跟着,否则苏于震怕自己不小心迷路了。

看到孙庆辉离谢春堂的住处越来越近,SEAO几乎认定他就是想偷证据的凶手。但是突然,孙庆辉转过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苏羽阴沉的声音在他心里不好,他突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开始谢春堂以为凶手会去他们的住处找些东西,所以在SEAO告诉他们之后,其他四个人就赶到了他们的住处。你怎么知道这个孙庆辉竟然毫无征兆地转向了方向,也不知道是在黑暗中发现了SEAO,还是另有目的。

如果SEAO不跟随过去,他将失去所有的成就。但是如果是跟过去,通知蒋业国他们就太晚了,苏羽擅长轻功,而且真的不一定是一个单独取胜的机会。

看到孙庆辉很快就输了,SEAO没有时间去想它,一咬牙跟了过去,没有时间去想它,姜业国他们找不到他们会在哪里。

随着孙庆辉越来越快,SEAO正努力跟上他。他不禁在心里惊叫,“这不像是做贼。大部分好玩的跑步都是这么急着投胎?”

当他发现自己离孙先生点燃的房间越来越近时,苏玉才做出了反应,孙庆辉要去找他的父亲。SEAO心里想知道父亲和儿子之间的关系是否好到可以在半夜长谈。

直到孙庆辉直接破门而入,苏玉才意识到这是不对的。孙家是一个大家庭。当儿子进入老子的房间时,他必须敲门。

苏羽还没想出原因,房间里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尖叫。

这叫声听起来像是孙老爷的,苏玉的头麻木了。他似乎看到有人扯着孙师傅的皮,从他身上抢走,发出如此刺耳的叫声。

苏玉丽立刻从屋顶跳到地上,不假思索地闯进了房子。当SEAO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他几乎像孙师傅一样坐在地上。

孙庆辉去世了,躺在孙先生身边。

SEAO的大脑一片空白。他面前的一切都让他大吃一惊。不管他怎么想,他都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刚才,孙庆辉不是冲进孙先生的房间了吗?他怎么会死呢?如果是孙先生杀了他,他刚才为什么尖叫?

然而,这并不是最奇怪的事情。鲜红的血从地上流淌下来。从血中抬起头来,孙庆辉的脸是血淋淋的。而在腐烂的皮肤下,SEAO隐约认出了一行字。

"有一个叫云的女人永远不会忘记她所看到的一切."

他努力工作,他的书法很美。

SEAO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惊呆了。这时,孙先生突然开始说话。

他的眼睛没有看任何东西,而是直视前方。

“她回来了,那个女人回来了。”

这一事件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致孙先生被一连串的坏消息淹没了。他坐在地上,失去了他一贯的尊严。

谢春堂等人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当时,他们无法回应。他们被这一滩血淹没了。蒋业国尽力镇定下来,轻声问道:“她是谁?”

孙先生没有回答。他闭上眼睛,看起来很累。姜业国没有再问。孙庆辉去世前,孙元伟已经失去了一个没有进门的妾和儿子。没有人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当孙先生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气质。那个刚刚尖叫并失去外貌的人似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蒋业国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确是江湖老手,历尽沧桑。所以他借此机会在心里问了一个问题:“刚才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回忆起刚才的一切,孙w眼神有些虚荣,摇摇头:

“我不知道,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清辉走进房间,什么也没说,他狠狠地帮了我一把。我匆忙躲开了。清辉态度坚决,我不得不反击。虽然他年轻又强壮,但他的经验不如我,我占了上风。但是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尽全力打了我一拳。我躲在后面,当我回头看时,他...他摔倒在地上。”

孙先生的话充满了瑕疵。姜业国先生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深思熟虑后问道:“他和你打得很凶,突然就死了?他脸上的话呢?”

“我不知道。”孙先生摇摇头。“他进来时开始攻击我。我如此专注于防守,以至于没有时间看他的脸。此外,他的头发松散,大部分脸都被遮住了。”

“这怎么……”刘怀活着想问,却看到姜业国用眼睛示意他沉默。孙伟先生刚刚经历了失去儿子的痛苦。再问任何问题都是不合适的。此外,无论此刻问了多少问题,估计什么都不能问。

姜业国转移话题问道:“你刚才说她是谁?”

“刘芸”当提到这个名字时,孙先生的声音有些起伏。"她是来报复我的。"

孙先生说的没有道理。姜业国疑惑地看着他。后者解释道,“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爱上了刘芸,但是我的家人不同意。在我身后,有严格的家庭规则和巨大的财产,所以在我约好私奔的那天,我感到很震惊。”

“刘芸试图私奔,但没有她的迹象。她的生死未卜。然而,过了这么多年,她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她?”SEAO问道。

“那些话。”孙先生的声音嘶哑,仿佛置身于痛苦的漩涡中。

“第一句‘死、生、财、子诚说’是刘芸最喜欢的一句话。我在它后面加了两句:“有一个叫云的女人,我永远不会忘记。缺席一天后,我想疯了。“我把它写在扇子上,作为誓言送给她。这么多年后,我早就忘记了,但当我看到清辉脸上的这句话时,我突然明白了。”

姜业国点点头。孙先生的话不仅没有消除他心中的疑虑,而且使整个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不过,既然孙伟先生已经这样说了,他绝对不会改变主意,再问任何问题,这可能适得其反。

“孙先生,发生这样的事真是令人心碎,但请感到抱歉。”姜业国扶孙先生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尽力而为。这些天我们必须派人保护你的安全。”

"这首诗的第四句话."科诺停下来说,“还没有。”

姜业国的话提醒每个人,每个人心里都很紧张。在回来的路上,他的脸上有一点忧郁。

回到房间,卢怀生马上问道:“先生,你觉得孙先生说的是真的吗?”

蒋业国想了很久,但仍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他的话有太多疑点。首先,如果凶手是刘芸,她是怎么做到的?凶手可以缩小他的骨头,但她不是孙子。其次,私奔失败不会对女儿的家庭荣誉产生太大影响。刘芸如此憎恨孙先生,以至于他不得不如此无情?

另外,当时房间里只有孙伟先生和孙庆辉先生,其中一人已经死了。按照正常逻辑,孙伟是唯一可能的凶手,而不是他暂时透露的那个女人的名字。"

“但是孙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两个儿子都死了,他将没有孩子,也没有孙子。”SEAO问道。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伊一突然说道。

人群看着她,伊一说,“孙先生只说了一部分真相。如果他和刘芸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如果还有其他隐藏的东西,会有什么不同吗?”

“这很有道理。”河野阔点点头。“让我们看看那些日子发生了什么。虽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只要它发生了,总会有痕迹。”

姜业国说着,人群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这几天一直在移动,每个人都感到身心疲惫。

第二天,每个人都起得很早。如果孙先生打算隐瞒当年的真相,几乎不可能从他那里得知真相。他周围的人不会透露任何信息。

经过深思熟虑,姜业国决定从孙家老一辈的仆人开始。虽然那一年的事件被压制了,但总会有一些消息泄露出去,而这些人最有可能是内部人士。

忙碌了一天后,我终于得到了一些结果。

“孙先生确实爱上了一个叫刘芸的女孩,但是他用几句话就带了一些重要的信息。”晚上,五个人坐在桌旁,刘怀胜说。

“比如?”大刀嘴里含着米饭,它的话含糊不清。

"例如,这个刘芸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儿."卢怀生放下筷子。"她是王一的女儿。"

“易王?”

“我想你不知道。”刘怀胜看到所有的人都很困惑,立刻变得坚强起来,“20年前留在北京的人才知道。游戏之王在当时的战场上取得了许多杰出的成就,并被授予国王的称号,这一称号受到了第一位皇帝的高度重视。但后来,我听说他有意反目成仇,被第一个皇帝消灭了。”

“刘芸的父亲想造反。如果你想到当时太阳家族在首都的权力,就很难想到什么。”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大刀变得不耐烦,催促道。

“焦点不是孙先生,而是孙先生,他有一个哥哥孙园。据说孙园死于疾病和意外,但他的死亡日期比刘芸和孙先生约好私奔的日期少了几天。”

“孙先生的大哥和我们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大刀不明白卢怀生的意思。

“这是孙家的第二个成员,孙家的生意应该由孙园继承。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生病而死呢?如果前后发生两件事,如果你认为没关系,你只能说一件事。”SEAO看着大刀。

“这是什么?”

“你是个榆木脑袋。”

SEAO讲完后,他哼了一声笑,看见两个人又在吵架了。卢怀生急忙说:“起初我只是怀疑,但后来我确信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你怎么说?”郭河野问道。

“只要我问起孙园,太阳就像幽灵一样看着我。如果我再问几个问题,他们会找到把我赶出去的理由。”

“我也认为孙园的死有些奇怪,但是如果孙家太神秘,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们也无能为力。”说到这里,SEAO有些无奈。

"我确实有办法试一试。"人群一片寂静,蒋业国张开嘴,其他四个人依次看着他。

“我们可以去孙家祖的墓地找孙园的墓碑,也许我们会找到一些。”

“石头能有什么?”大刀迷惑不解。

“墓碑上会有纪念碑,这个人一定离孙园很近。如果我们告诉他这件事隐藏着什么,我们愿意为他找出真相,也许他会向我们透露一些事情。”

“那有道理!”大刀突然意识到。

“让我们在天黑前到达那里。”蒋业国望着窗外。“第四首诗还没有出现。每耽搁一分钟,太阳家族就更加危险。”

因此,五个人放下碗和筷子,骑到太阳的祖坟前。他们到达时,天已经黑了。墓地里的方形墓碑一路排成一行,让人感到极度悲伤。

找了很久,姜业国他们找到了孙园的墓碑,几个人纳闷,孙园是长子,怎么会葬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几个人仔细阅读了墓碑的内容,没有立碑的名字,顿时心中绝望。

正当这五个人准备失败的时候,SEAO发现了一个异常。

“先生,看看这附近的墓碑。四周都是草。只有孙园的墓碑不见了。这很奇怪。”

姜业国低下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墓碑的边缘就出现了草,除了四周光秃秃的孙园。

"这块墓碑上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吗?"大刀一打完,伊一就忍不住靠在姜业国身上。

姜业国蹲下来,用手捻起一块土,仔细看了看,明白了:“这土堆上的土是新土吗?”

“新土壤?”

"它刚从地上挖出来,仍然是湿的。"

"经过20年的死亡,它怎么可能是新的土壤呢?"

姜业国看着墓碑说:“这表明这里的土地最近才被挖出来。有人来这里挖坟墓。”

蒋业国一说完,卢怀胜就感到额头冒出了冷汗:“地下不会有任何东西了...会有吗?”

“你别吓着自己,天快黑了!”伊一瞪了刘怀胜一眼。

“那个。”蒋业国想了一会儿,对其他几个人说:“我们可能需要挖孙园的坟墓。”

"先生,晚上挖坟墓不好,是吗?"刘怀胜紧张地环顾四周。

“此刻是晚上,周围没有人,时间现在最合适。此外,如果我们不找出我们挖坟墓的原因,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今晚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大刀不耐烦地听着,卷起袖子说:"不挖坟墓我们能做什么?"说着,他从旁边发现了一根粗大的树枝,双手放在上面。

看着一堆泥土被挖出来,另外四个人不能丢下大刀独自工作,还找到了可以联手的工具。

我挖得越深,地面就越冷。他们五个紧紧盯着地面,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跳出来。

突然,树枝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声音。如果它再沉下去,它就不能被挖了。

姜业国盯着棺材。他看着其他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双手抓住棺材盖,给了它强大的力量。棺材盖被拉开了。

一副骨头平放在棺材里,隔着距离,可以闻到一股腐败与气体混合的味道。

“这不是一个私人坟墓吗,什么都没有。”大刀嘀咕道,“没用的。”

“不!”姜业国说完,竟然跳进了棺材。

夜色中,姜业国仔细检查了骨头。后来,他甚至拿起一些碎片,把它们放在月光下仔细检查,好像在确认什么。

“先生,怎么了?”站在一边的伊一忍不住问道。

“骨头不对。”姜业国说着,看着墓碑上孙园的名字。这对他来说是个好坟墓。

"在这里,女人的骨头被埋葬了."

夜晚的墓地,寒冷刺骨。在墓碑和土堆之间的狭窄空间里,有一种微弱的沙沙声。

突然,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他手上的皮肤很瘦,当他抓住墓碑的时候,青筋突起,他使劲往下拉。一个脑袋突然从里面冒出来,接着是另一只胳膊、身体和腿。

谁会想到,这么小的地方,刚刚藏了一个人。

孙园看着谢春堂的人群一边移动身体一边渐行渐远。毕竟,随着年龄的增长,很难很好地运用功夫。

谢春堂自从介入后就一直在观察他们。从刚才他骨头上的表情来看,姜业国一定猜到了什么。孙园预感到谢春堂的人很快就会抓住他。

然而,孙园无意退缩。他将逐一实施所有计划。他不会放过所有该死的人。

他蹲在地上,看到刘芸去世的那天,他亲自把她放进了地下的棺材。孙园把脸贴在地上,仿佛他能再次感受到刘芸的心跳,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

孙园哽咽了,只有滚烫的泪水提醒他,他还活着,他恨自己的兄弟。

那时候,他是孙家的大儿子,身材匀称,英俊潇洒。从他遇见刘芸的第一天起,他就爱上了她。即使他知道她是王怡的女儿,他的父亲不会同意,他也没有退缩。

他默默地给她写信,寻找有趣的小玩意送给她,默默地期待着她的回复。

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他的哥哥孙瑜和刘芸在一起散步。他派人去打听这件事。仆人说孙瑜告诉刘芸,他是孙家的孙子,一直在给她写信和送信。他还告诉刘芸,他已经喜欢她很久了。

孙园又生气又生气,但是他能做什么呢?刘芸非常喜欢孙瑜,孙瑜是他的哥哥。

孙园告诉自己,只要刘芸开心,他可以做任何事,做她的大哥。他可以在她身边看着她开心。

孙园甚至帮助刘芸和孙瑜私奔。

后来他得知这一切都是孙瑜设下的陷阱。

孙园没想到他的弟弟会有如此深厚的天赋。他称自己内心愚蠢,即使他被毁了,甚至把刘芸的尸体埋在孙家的祖坟里。让她死前没有安宁,死后在这个寒冷的地下遭受折磨。

但是没关系,复仇计划已经一步步实施了。谢春堂的人很聪明。他们可能已经猜到他们没有死。但没关系,一切都在他们自己的计划中。他们越早发现自己,计划就越早成功。

孙园抬起头,好像看到了刘芸聪明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姜业国,你不能阻止我。”

在回来的路上,谢春堂的人一直在想他们刚才看到的奇怪的一幕。

“先生,孙园的棺材怎么可能是女人的骨头?”刘怀胜一脸疑惑。

"会不会是孙家搬到坟墓里,把棺材弄混了?"大刀猜到了。

"或者有人偷了坟墓,把其他人的骨头放在里面。"

正当人们说话的时候,姜业国张开了嘴。整个晚上,他都能看到他的脸有些严肃:“这不太可能。”

"你有没有想过孙园可能根本没有死?"当他这样说的时候,姜业国的声音是凝重的。“如果他还活着,以前的一些事情早就解释清楚了。他是太阳家族的男性成员,他肯定会变瘦。”

"但是孙家这么多人已经证明孙园死于疾病."刘怀胜说,“我们为什么不去调查?如果孙园没有死,那一年的事件就不会像以前听到的那样简单。也许有一个巨大的秘密。”

“太晚了。”姜业国摇摇头。“别忘了,孙先生的诗里还有一行。下一个将刻在谁的脸上。”

姜业国说着,人群顿时紧张起来,脚步不知不觉加快了许多。

“先生,如果孙园没有死,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否则一切都会晚了。”SEAO提醒姜业国。

“但是我在哪里能找到它?”大刀担心,“他可以把功夫藏在任何角落。”

“我们只能用最愚蠢的方法。派人搜索整个孙府,一次一个地方,挖三尺来找他。”姜业国下定决心。

回到孙府,姜业国立即把情况告诉了孙先生。当他听到孙先生的名字时,孙先生立刻光着眼睛坐直了,不像任何刚刚经历过失去孩子痛苦的人。

半夜,整个孙府灯火通明,所有的仆人都被派去找人。整个院子就像白天一样。不时地,人们还能听到乘务员大喊:“仔细搜查,不要让我去任何地方!”

“没有东方医院!”大约一个小时后,有人喊道。

“没有西医院!”

“没有后院!”

每喊一声,谢春堂心里都紧了。

“先生,我们会错吗?毕竟,没人见过孙园活着。”最终,刘怀胜开始动摇。

这时,远处有人喊道,蒋业国听到了,立即冲了过去。当我们到达那个地方时,我们看见两家疗养院在争吵。

“我真的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头。”

"一个人怎么能藏在这么小的地方?"

“现在办公室这么忙,我还是可以乱说……”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姜业国已经蹲在警卫室指示的地方。在大厦的庭院墙脚下,几块砖头松动了,露出一个狭窄的空间。(作品名称:《坟墓下的灵魂》,余俊安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香港彩app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官网